<del id="rlfld"><del id="rlfld"><meter id="rlfld"></meter></del></del><address id="rlfld"><dl id="rlfld"><ruby id="rlfld"></ruby></dl></address>

      <mark id="rlfld"><b id="rlfld"></b></mark>

      <address id="rlfld"></address>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資訊

        行業資訊

        “新基建”催熱儲能 企業入局搶市場

        時間:2020-03-30    來源:中國經營報    點擊次數:0     字體:【大】 【中】 【小】    打印本頁

               “新基建”之火正在儲能行業燃起。

               3月上旬,中國移動和中國鐵塔先后發布2020年磷酸鐵鋰電池集中采購招標大單,快速釋放5G基站儲能電池市場的需求。超150GWh的5G基站儲能市場空間,吸引數十家電池企業紛紛進場。

               包括寧德時代在內的動力電池企業,正在儲能領域加緊布局,不僅在5G基站儲能市場有所參與,而且在儲充市場也有新布局。

               “新基建將成為2020年儲能行業的一個增量市場。”3月25日,中關村儲能產業技術聯盟高級政策研究經理王思在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新基建中的5G、充電樁、特高壓和數據中心等領域都是儲能的重點應用場景,像5G的規模化應用帶來了儲能應急和節省電費支出的訴求,且相關電價政策已向此傾斜;隨著新能源汽車和充電樁的規模化投入,以及儲能成本的降低,儲充和光儲充一體化設施也有望成為主流。

               5G下的儲能爭奪戰

               目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國內儲能項目啟動緩慢,即使有一些項目在招標,但最終落地的基本沒有。“新基建”風口下,5G基站建設帶動了配套儲能行業快速升溫。

               3月11日,中國鐵塔發布2020年備電用磷酸鐵鋰蓄電池組產品集約化電商采購項目采購公告,電池組采購規模的預估量為2GWh,采購周期為1年,并未對招標進行最高限價。

               而較早之前,3月4日,中國移動發布2020年通信用磷酸鐵鋰電池產品集中采購招標公告,計劃采購不超過25.08億元的通信用磷酸鐵鋰電池共計6.102億Ah(規格3.2V),采購需求滿足期為1年。

               東方證券分析,5G基站儲能電池總需求高達161GWh,其中2020年新增14.4GWh。

               “僅僅中國移動就帶動基站儲能25億元的市場,中國鐵塔也差不多20多億元,所以目前看得見的市場就有40億~50億元。如果隨后中國聯通和電信再招標,今年的5G基站儲能市場空間更大。”雙登集團某負責人告訴記者。

               據悉,目前通信領域應用的儲能電池包括磷酸鐵鋰電池、鉛酸電池和梯次利用電池等。其中,儲能電池主要用來做5G基站的備用電源,還能應用于分時電價“削峰填谷”。

               值得關注的是,過去鉛酸電池占據了基站備用電源絕大多數市場份額,不過隨著磷酸鐵鋰電池成本持續下降及5G基站的實際需求變化,今年中國鐵搭和中國移動重點采購磷酸鐵鋰電池。

               “磷酸鐵鋰電池是基站備用電源的應用趨勢。”上述雙登集團負責人解釋,相比4G、5G基站密集度高,基站數量增加,電池需求量也增加,運營商對電池的重量、體積都有了要求,更偏向輕型化、體積小的電池。相比鉛酸電池,磷酸鐵鋰電池則更有優勢。

               在此背景下,除了傳統通信備用電源的電池企業外,部分在磷酸鐵鋰動力電池深耕的企業都會參與分食5G基站儲能“蛋糕”,包括海四達、雙登集團、南都電源、拓邦股份、浙江佳貝思、圣陽股份、雄韜股份、比亞迪、寧德時代等。

               記者注意到,南都電源作為聚焦5G通信基站領域的企業之一,對磷酸鐵鋰電池方面的投入也有新規劃。近期,南都電源在互動易平臺表示,中央提出“新基建”,5G、數據中心及新能源產業進一步提速,電池作為新基建不可缺少的部分,市場需求將快速增加,公司將進一步規劃相關產能,滿足后續全球通信5G需求。

               今年2月,寧德時代發布了一項非公開發行預案,募集不超過200億元,其中30億元用于電化學儲能前沿技術儲備研發項目。寧德時代方面表示,隨著全球5G商用化速度進一步提升,國外對風儲、光儲、UPS儲能等領域政策實施力度的加大,未來儲能市場將迎來快速發展階段。業內人士看來,寧德時代一旦進入5G基站領域,可能將會打破固有的競爭生態。

               上述雙登集團負責人告訴記者,現在差不多已經有30家企業在投標,競爭非常激烈。今年(疫情)情況下,儲能項目啟動緩慢,新能源汽車市場并不景氣,對電池企業而言5G基站儲能板塊會是一個利潤增長點。

               競爭白熱化,價格戰也不可避免。記者了解到,2019年下半年以來,產品價格下降已經很明顯了,近兩年整體價格下降了30%。

               “5G基站儲能需求高漲,將會有越來越多的電池企業涌入,未來的競爭會更加激烈。價格是一個重要維度,但不一定會成為主旋律。我們認為未來在該領域還是要靠企業綜合實力和辨識度進行競爭,對用戶需求充分理解、為客戶提供全面解決方案進而為用戶創造更高價值會更重要。”南都電源方面表示。

               催熱“儲充”或“光儲充”?

               作為新基建的重要組成部分,新能源汽車充電樁再次站到了風口,這也使儲充和光儲充一體化充電站項目在更大范圍內推廣變為可能。

               儲充或光儲充一體化充電站是在新能源汽車充電站建設基礎上的一次創新嘗試。以光儲充一體化充電站為例,“光伏+儲能+充電樁”形成了一個多元互補能源發電微電網系統,可以實現光伏自發自用,余電存儲,結合儲能峰谷套利,達到經濟效益最大化,并且可有效平抑對配電網的負荷沖擊。

               記者發現,自2017年國內首座光儲充一體化充電站投運以來,全國各地已有不少項目陸續落地。

               3月6日,寧德時代與福建百城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合資成立上海快卜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海快卜新能源”)。該合資公司是為布局智能微網一體化儲充系統。據悉,這個系統由寧德時代研發,功能包括儲能服務、充電服務和電動汽車檢測服務等,能夠解決傳統充電站配電難、選址難、對電網存在沖擊風險的問題,可以快速形成大功率超級快充網絡。

               在特來電看來,新基建帶動充電樁成為熱潮后,光儲充一體化項目將迸發出巨大的市場潛力。“我們在北京、山東和江蘇有一些儲充和光儲充一體化充電站案例,具有很好的示范價值。對于系統盈利能力的評估,除了要看儲能價格,還要綜合該站所在區域的電價水平、停車費、交通位置、停車位的緊張程度等條件,其核心是充電邏輯,需要在合適的時間做好充電或放電。”

               南都電源方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光儲充系統可以比較有效地解決傳統充電站配電難、選址難、對電網存在沖擊風險的問題,可以快速形成大功率超級快充網絡,提升新能源車的競爭力。像特斯拉目前在開發推廣的超級充電樁就是一種非常好的方式,相信會成為發展趨勢。

               記者了解到,一直以來,由于充電樁運營前期投入大、利用率不足和盈利周期長,多數充電樁投資運營商仍未實現盈利。同時,受制于儲能成本等原因,目前市場上的儲充或光儲充一體化項目案例多屬于示范項目,且實現盈利的項目也很少。

               中天科技某高管告訴本報記者,該方案的大比例推廣要有前提條件。“如果充電樁大范圍建設且實現盈利,場地建設條件比較優質,疊加儲能成本進一步下降,光儲充一體化項目可以得到有效推廣。”

               對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儲能項目工程負責人也表示難言樂觀。“儲能系統的成本、安全、回報周期長及后期維護仍是痛點問題。”他進一步舉例分析,像江蘇地區峰谷價差0.6~0.7元,利用峰谷差價7年收回成本,加上地方政策補貼,儲能系統3~4年收回成本,這樣的項目可以做。但是,有些地方沒有補貼,7年收回成本,到時候儲能系統又要更新換代,根本不具有經濟性。而像商業綜合體、醫院、學校,建設一個光儲充微電網系統非常合適,但是最大的問題是系統的穩定性和安全性。

               “經濟性是光儲充一體化發展面臨的主要問題,也制約了光儲充的大規模商用推廣,”南都電源方面認為,“需要通過有效控制系統成本及商業模式方面的創新來解決這一問題。儲能成本過高的情況下,相應的產業激勵政策很重要。”

        福利彩票